“不姓周”的周六福再冲A股,李氏兄弟创立持股超9成,收入依赖加盟模式弊端显露
2022-09-06 17:42 文章来自:未知 收藏(0) 阅读( ) 评论(0)

近日,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周六福”)披露了招股书,公司拟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周六福拟募资14亿元,将分别用于营销网络扩建项目、品牌营销及门店综合能力提升项目等。

  值得一提的是,闯关A股对周六福来说并不陌生。2019年5月,周六福首次冲击A股,但因受聘的会计师事务所正中珠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其IPO审查被中止;同年12月,周六福更新完招股书,但最终遭发审委否决。2020年,周六福再度开启圆梦A股之路,然而却基于经营存疑,再度被拒之门外。

  如今第三次卷土重来的周六福,不知能否成功摘金。

  周六福不姓周,

  李氏兄弟持股超9成

  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周六福,莫非做黄金珠宝的姓周?然而翻开各自的创业史,就不难发现谁是李逵谁是李鬼了。

  周大福(1929.HK)可以称得上国内珠宝界的鼻祖,其于1929年香港成立,创始人为周至元。后经郑裕彤发展,公司在1956年率先推出4个9的千足金,即纯度为99.99%的黄金饰品,从而一炮走红。在周大福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周生生(0116.HK),其于1934年创立,创始人为周芳谱,公司于1948年在香港营业并发展壮大。而周大生(002867.SZ)则属于相对年轻的品牌了,其于1999年成立,创始人为周宗文。

  不过,周六福与周大福、周生生和周大生截然不同,公司的老板并不姓周,而是姓李。

  招股书显示,2004年4月,李伟蓬、陈创金共同设立了周六福有限;2005年3月,陈创金将所持有的50%股权转让给了李伟柱。至此,公司完全属于李伟蓬和李伟柱兄弟二人。随后,李氏兄弟二人多次对周六福进行增资扩股,先后引入多名投资者,这其中还包括多只私募投资基金。

  截至目前,周六福的控股股东为若水联合,持有公司36.45%股份。周六福的实际控制人为李伟柱、李伟蓬。其中,李伟柱担任公司的董事长,通过若水联合、上善联合、宁伯创明、少伯投资和美裕投资间接持有公司合计67.24%的股份;李伟蓬担任公司副董事长,通过乾坤联合间接持有公司26.85%的股份。李伟柱和李伟蓬合计持有周六福94.09%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周六福IPO前夕的新增股东明阳投资,其因受让原股东道阳君瑞所持股权而入局。不过,道阳君瑞的退股似乎有点“不情愿”。

  2018年8月,道阳君瑞通过增资取得周六福的股份,截至2021年10月转让前,道阳君瑞持有0.76%的股权。不过,道阳君瑞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及出资人之一王永系离开证监会系统未满十年的工作人员,且王永系道阳君瑞基金管理人道阳(横琴)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根据相关规定,王永间接持股周六福属于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入股的情形。此外,道阳君瑞部分合伙人因自身现金需求拟转让间接持有的周六福股份实现提前退出。

  收入依赖加盟模式,

  新增门店下滑弊端显露

  资料显示,周六福是集珠宝首饰研发设计、生产加工、连锁销售、品牌运营为一体,主要运营“周六福”珠宝品牌。目前,公司重点布局三、四线城市,线下以加盟为主要销售模式,截至2021年末,周六福拥有加盟店3694家、自营店70家。

  不过,相比于国际知名品牌卡地亚、宝格丽、蒂芙尼等外资企业,当前周六福资产规模仍旧较小。此外,周六福与香港品牌周大福、周生生等相比,也并不是一个梯队的。2021年,周大福、周生生和周大生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04.74亿元、180.01亿元和91.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4.44亿元、5.26亿元和12.25亿元。

  2019-2021年,周六福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2.73亿元、20.82亿元及28.2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3亿元、3.86亿元及4.29亿元。虽然2020年公司营收与净利润双双出现了下滑,然而2021年的业绩却创出了历史新高。

  需要指出的是,光彩业绩的增速背后,周六福靠的并不是品牌制造,而是对加盟业务的依赖。

  报告期内,周六福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加盟业务板块。2019-2021年,公司加盟板块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7.9亿元、13.36亿元和15.55亿元,分别占整体主营业务收入的82.05%、66.77%和57.45%。即便加盟板块业务占比呈现下滑趋势,但仍旧是周六福的核心收入来源。

  虽然加盟模式能够使周六福在发展前期以较低成本和更为灵活的方式迅速占领市场,但经营管理的主导权由加盟商自行把控,不排除加盟商因自身利益考量违规经营的风险。另外,若加盟商自主撤店或转为投资其它珠宝品牌,而周六福又无法对空缺的渠道进行及时、有效的招商和调整,则公司收入将面临增长放缓甚至下降的风险。

  事实上,周六福也确实面临着这样的风险。2019-2021年,周六福加盟店新增门店呈现下滑趋势,分别为898家、608家和507家,而关闭门店则从2019年的233家上升至2021年的419家。

  相反的是,周六福自营模式下的收入由2019年的3.91亿元一路上升至2021年的11.52亿元,收入占比也由17.95%上升至42.55%。不过,这其中来自电商收入占比近3成,而自营店仅1成左右。实际上,从自营店数量也能看出端倪。哪怕周六福自营店由2019年的22家上升至2021年的70家,但是与超3600家的加盟店相比,差距甚远。

  曾经的侵权“专业户”,

  起诉蔡少芬等侵害商标权

  电商业务的激增,也离不开公司的大肆推广。报告期内,周六福的广告宣传费分别为5822.36万元、6078.02万元及5980.97万元。但是,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却较为“吝啬”,分别为266.45万元、402.27万元及984.43万元。

  实际上,从公司的生产模式也能看出,周六福似乎不太需要研发。周六福表示,公司总部所在的广东省深圳市罗湖水贝区域珠宝产业链较为完整,且生产环节在珠宝产业链中的附加值相对较低,因此公司生产模式以委外加工为主,结合少量自行生产。虽然新披露的招股书中并未透露公司委外加工的比例,但是2020年上半年,周六福委外加工占比高达95.64%。

  也因此,自身没有太多创新能力的周六福,抄袭和商标侵权纠纷一直笼罩着公司。2017-2019年,周六福先后被喜羊羊、葛优、香奈儿等告上法庭,最终向各方赔偿损失共计超百万元。截至目前,周六福还有多起诉讼案件尚在审理中,包括广东丰隆珠宝首饰有限公司等原告以不正当竞争、商业诋毁纠纷起诉周六福等被告,诉讼请求金额分别为100万元。

  俗话说得好,久病成医,如今周六福也开始了“久抄成师”。报告期内,周六福等原告以侵害商标权纠纷起诉广东丰隆、香港珠宝金行等被告,诉讼请求净额分别高达3000万元。这其中还包括蔡少芬及其经理人公司,周六福曾与蔡少芬以及凯艺娱乐的关联公司和授权公司签署广告代言合同,但蔡少芬在结束周六福的品牌代言后成为香港珠宝金行品牌的代言人。